首頁 > 詩詞 > 宋代 > 白玉蟾

白玉蟾的詩文(1109首)1/45頁

形式:

早春

南枝才放兩三花,雪里吟香弄粉些。
淡淡著煙濃著月,深深籠水淺籠沙。
分類標簽:春天寫花梅花

萬法歸一歌

金丹大蘂妙無窮,一點丹頭內外紅。
真汞真鉛才入手,片時伏虎活擒龍。
黃公聘入丁公舍,巽位吹噓九轉功。
十月胎圓坎離外,紫云飛出玉爐空。
短褐包巾滿廛市,尋草燒茅烹藥櫃。
自己三黃及四神,誰知安灶烹爐意。
紙襖麻衣要隱山,餐松飲水守饑寒。
日魂月魄空呼吸,到底方知入道難。
黑山山下鬼窟里,背曲頭垂口流水。
夢中夢見夢中人,幾時待得硫黃死。
薄福癡人不斷淫,尾閭閉了採他陰。
元精搖撼無墻壁,錯認黃泥喚作金。
容成三峰學御女,採精吸血兼服乳。
大道本來無陰陽,勞形著相徒自苦。
叩齒吞精咽氣聲,轆轤空動髑髏形。
妄將口鼻為玄牝,謾說金精肘后盈。
鼻頭閉息空畫餅,幾人日中逃得影。
客風邪氣肚中鳴,安得長靈砂在鼎。
參禪見性契真如,莫道無心便靠虛。
悟了不行乾智慧,千崖萬壑涉程途。
多少老儒學周易,豈知太極歸無極。
忘形便欲任天真,只恐春歸草無力。
明教專門事滅魔,七時功德便如何。
不知清凈光明意,面色痿黃空自磨。
胡氏陽山一果祖,九返莊嚴皆妄語。
手執金環連三車,阿誰飛上金天去。
更有持齋四果徒,九曲江頭下鐵符。
乳香燒盡難成佛,精血元陽搬運枯。
三千六百旁門術,開頂縮龜習定息。
存想丹田煉五芽,吐故納新虛貴力。
禮塔焚香誦藏經,更能拜斗與瞻星。
吞符飲水專持咒,恁地如何得道成。
注想按摩八段錦,嘻呵六字拘興寢。
若要還精補腦時,除非一盞醍醐飲。
雙眼遙思運頂門,戲言日月照崑崙。
那堪又見圓光現,便指天尊與世尊。
眼本無光人妄想,耳本無聲那得響。
上有大淵下泓池,妄指中黃忍肚饑。
空按周天行封數,幾能識得真龍虎。
若識真龍真虎人,了得向上一條路。
暗把簞瓢服小便,吐吞涎唾作珠圓。
鼻頭流出兩條涕,便敢呼為玉箸仙。
說盡存三守一底,九年煉丹思暗里。
忘卻家珍向外尋,百年做個陰靈鬼。
天門枸杞與黃精,豆杏姜椒白茯苓。
未委地仙成也未,皮焦肉腐可憐生。
齋醮關宣歌梵曲,分環破券受科錄。
不識天心兩字真,口會三光符水熟。
袖中雷印嚇山精,手把楊枝學隱形。
此心本是通神藏,一念差時萬狀生。
此身身外皆隱物,此心心外皆妖術。
身里真心心里身,不在中間內外出。
這些金液大還丹,自從元谷至泥丸。
抽添七返無多事,草木無心天地閑。
真根真蒂結真酥,真鼎真壇真蘂爐。
陽日起頭陰日積,分明陽火與陰符。
半畝丹田種金粟,一朵靈芝香馥郁。
鐵牛哮吼入綿廚,木馬奔馳跳金屋。
乾坤二八結丹砂,滿鼎溶溶白雪花。
提住龜蛇歸兩手,山中玉兔化金鴉。
還丹有訣知音少,汞龍鉛虎憑火候。
三千刻內結嬰兒,調和溫養終無漏。
遍體渾如一片瓊,寒蟾光照玉壺冰。
頂門夜半雷聲吼,匝地清風神鬼驚。
天上人間真妙訣,誰敢天機私漏泄。
須是英雄大丈夫,了然胸中無一物。
一陽才動大丹成,片餉工夫造化靈。
只恐南宮錄姓名,醉騎白鶴朝上清。

琵琶行

長江浩浩送千古,江流不斷魚龍舞。
蘆花荻花愁暮云,天風吹我客湓浦。
移舟回首思故人,凄然一登琵琶亭。
琵琶亭上秦天遠,琵琶亭下楚江橫。
嗚呼我祖唐少傳,兜率天中已歸去。
客來倚棹問漁翁,香山居士今何處。
冰魂雪魄挽不回,濤山浪屋空崔嵬。
檣烏驚起水鷗睡,繞船明月夜徘徊。
謫官江左秋風慘,江上黃昏月黯黯。
那堪送客聞琵琶,況對怨女不傷感。
洛陽城外蝦撁陵,下有甲妓何娉婷。
花落色衰婚舶客,獨守孤舟伴月明。
手撫琵琶意嗚唈,挑攏撚抹緩復急。
大弦哀哀小弦悲,孤舟嫠婦豈不泣。
霓裳才歇六么鳴,四弦盡作裂帛聲。
碧落黃泉兩凄苦,幽愁暗恨不堪聽。
凜如猿咽梧桐晚,款若鶯啼春晝暖。
鹍弦轉處如胡笳,宮調彈時若羌管。
江州司馬一斷腸,燈前老淚如雨滂。
老婦低眉嬌滴滴,琵琶掩面羅衣香。
初彈如珠后如縷,一聲兩聲落花雨。
訴盡平生云雨生,盡是春花秋月語。
羅衣揾淚向人啼,妾是秦樓浪子妻。
流落煙塵歸未得,青樓昔在洛陽西。
今嫁商人豈妾意,一曲蕭騷夜無寐。
秋風吹破居士心。琵琶聲聲墮珠淚。
居士左遷郁小邦,鼎鼐志愿猶未降。
聞其曲聲見其語,萬斛愁腸如秋江。
江花江草廬山下,春江花朝秋月夜。
江風颼颼江水寒,不見長安十年話。
當時風月亦有情,為伊翻作琵琶行。
居士悲樂似此婦,此婦激發居士情。
居士還朝此婦死,琵琶古聲今已矣。
邦人江上建此亭,古往今來亭下水。
柿葉翻紅楓葉黃,荒煙壓蓬月墮檣。
星霜磨老香山句,香山骨冷今如霜。
亭空江闊情何極,一思古人一嘆息。
兩岸橫蘆今畫樓,山水窟中安樂國。
江國凄涼人自悉,香山一去三百秋。
長江不管愁人恨,淚與江波不寬余流。
九江風月嗟無主,孤月依然幾今古。
江頭愁絕到三更,琵琶不作亦凄苦。
我來適是九世孫,思賢懷古獨銷魂。
悲風如舞琵琶調,哀鳥如歌琵琶弦。
古人去去不復返,孤亭寂寂寒江遠。
琵琶無聲萬艇橫,留得廬山遮醉眼。

快活歌二首

誠哉一得即永得。大都要藉周天火,
十月圣胎方始圓。雖結丹頭終耗失,
要須火候始凝堅。動靜存亡宜沐浴,
吉兇進退貴抽添。火力綿綿九轉后,
藥物始可成胎仙。一時八刻一周天,
十二時辰準一年。每自一陽交媾后,
功夫煉到六純乾。精神來往如潮候,
氣血盈虛似月魂。一轂從來三十幅,
妙處都由前后弦。專氣致柔為至仁,
禮義智信融為仁。真土歸位為至真,
水火金木俱渾全。精水神火與意土,
煉使魂魄歸其根。先天一氣今常存,
散在萬物與人身。花自春風鳥自啼,
豈知造物天為春。百姓日用而不知,
氣入四肢徒凋殘。松竹虛心受氣足,
凌霜傲雪長年青。況人元神本不死,
此氣即是黃芽鉛。老松可少病可健,
散者可聚促可延。心入虛無行火候,
內景內象壺中天。須知一塵一蓬萊,
與走一葉一偓佺。神芝一生甘露降,
龜蛇千古常相纏。一朝雷電撼山川,
一之則日萬則煙。日中自有金烏飛,
夜夜三更入廣寒。子子孫孫千百億,
爐鼎雞犬皆登天。大道三十有二傳,
傳到天臺有悟真。四傳復至白玉蟾,
眼空四海嗟無人。偶遇太平興國宮,
白發道士其姓陳。半生立志學鉛汞,
萬水千山徒苦辛。一朝邂逅廬山下,
擺手笑出人間塵。翠閣對床風雨夜,
授以丹法使還元。人生何似一杯酒,
人生何似一盞燈。蓬萊方丈在何處,
青云白鶴欲歸去。快活快活真快活,
為君說此末后句。末后一句親分付,
普為天下學仙者,曉然指出蓬萊路。
破衲雖破破復補,身中自有長生寶。
柱杖奚用巖頭藤,草鞋不用田中藁。
或狂走,或兀坐,
或端坐,或仰臥。
時人但道我風顛,我本不顛誰識我。
熱時只飲華池雪,寒時獨向丹中火。
饑時愛喫黑龍肝,渴時貪吸青龍腦。
絳宮新發牡丹花,靈臺初生薏苡草。
卻笑顏回不為夭,又道彭鏗未是老。
一盞中黃酒更甜,千篇內景詩尤好。
沒弦琴兒不用彈,無腔曲子無人和。
朝朝暮暮打憨癡,且無一點閑煩惱。
尸解飛升總是閑,死生生死無不可。
隨緣且喫人間飯,不用繅蠶不種稻。
寒霜凍雪未為寒,朝饑暮餒禁得餓。
天上想有仙官名,人間不愛真人號。
跨虎金翁是鉛兄,乘龍姹女為汞嫂。
泥丸宮里有黃婆,解把嬰兒自懷抱。
神關氣關與心關,三關一簇都穿過。
六賊心如火正焚,三尸膽似天來大。
不動干戈只霎時,破除金剛自搜邏。
一齊縛向火爐邊,碎為微塵誰斬挫。
而今且喜一粒紅,已覺丁公婚老媼。
當初不信翠虛翁,豈到如今脫關鎖。
葉苗正嫩採歸來,猛火煉之成紫磨。
思量從前早是早,翠虛翁已難尋討。
我今不見張平叔,便把悟真篇罵倒。
從前何知古圣心,慈悲反起兒孫禍。
世人若要煉金丹,只去身中求藥草。
十月工夫慢慢行,只愁火候無人道。
但知進退與抽添,七返九還都性燥。
溪山魚鳥恁逍遙,風月林泉供笑傲。
蓬頭垢衣天下行,三千功滿歸逢島。
或居朝市或居山,或時呵呵自絕倒。
云滿千山何處尋,我在市廛誰識我。

琴歌

月華飛下海棠枝,樓頭春風鼓角悲。
玉杯吸乾漏聲轉,金劍舞罷花影移。
蘂珠仙子笑移燭,喚起蒼潭老龍哭。
一片高山流水心,三奏霓裳羽衣曲。
初如古澗寒泉鳴,轉入哀猿凄切聲。
吟猱撚抹無盡意,似語如愁不可聽。
神霄宮中歸未得,天上此夕知何夕。
瓊樓冷落琪花空,更作胡笳十八拍。
君琴妙甚素所慳,知我知音為我彈。
瑤簪瑯佩不易得,渺渺清飚吹廣寒。
人間如夢只如此,三萬六千一彈指。
蓬萊清淺欲桑田,君亦輟琴我隱幾。
為君歌此幾操琴,琴不在曲而在心。
半顰如苦萬綠縷,一笑不博千黃金。
我琴無徽亦無軫,瓠巴之外余可哂。
指下方爾春露晞,弦中陡覺和風緊。
琴意高遠而飄飄,一奏令人萬慮消。
凄涼孤月照梧桐,斷續夜雨鳴芭蕉。
我琴是謂造化柄,時乎一彈混沌聽。
見君曾是蘂珠人,欲君琴與造化并。
昔在神霄莫見君,蘂珠殿上如曾聞。
天上人間已如隔,極目靄靄春空云。

題歐陽氏山水后

平沙斷岸幾千尺,樹色煙光渺無極。
一葉扁舟歸去來,漁翁放棹倚蘆荻。
八九山家云水村,白蘋紅蓼數漁船。
沙寒石瘦木葉落,一鉤淡月照黃昏。
小橋跨水碧溪淺,蒼壁丹崖半苔蘚。
樵子歸擔竹兩竿,落霞孤鶩天邊遠。
千山萬山風色清,四柱茅亭立晚汀。
花紅草綠山水靜,獨步亭前秋月明。
山前一陣梧桐雨,落花驚斷山禽語。
誰家樓閣隱青林,老僧歸寺立溪滸。
一溪流水繞云根,草舍茅庵常閉門。
客來倚棹一回顧,直疑此是真桃源。
洞門紫翠交相映,林幄山屏更清勝。
何人作此無聲詩,展開如入溪山鏡。

紫溪偶成回文體

鸝黃并柳風飄絮,蝶粉粘花露浥香。
離別恨深深院靜,少年人去去途長。

心竟恁地歌

我生不信有神仙,亦不知有大羅天。
那堪見人說蓬萊,掩面卻笑渠風顛。
七返還丹多不實,往往將謂人虛傳。
世傳神仙能飛升,又道不死延萬年。
肉既無翅必墜地,人無百歲安可延。
滿眼且見生死俱,死生生死相循旋。
翠虛真人與我言,他所見識大不然。
恐人緣淺賦分薄,自無壽命歸黃泉。
人身只有三般物,精神與氣常保全。
其精不是交感精,廼是玉皇口中涎。
其氣即非呼吸氣,乃知卻是太素煙。
其神即非思慮神,可與元始相比肩。
我聞其言我亦怖,且怖且疑且擎拳。
但知即日動止間,一物相處常團圓。
此物根蒂乃精氣,精氣恐是身中填。
豈知此精此神氣,根於父母未生前。
三者未常相返離,結為一塊太無邊。
人之生死空自爾,此物湛寂何傷焉。
吾將矍然以自思,老者必不虛其言。
是我將有可愛業,渠必以此示言詮。
開禧元年中秋夜,焚香跪地口相傳。
朅爾行持三兩日,天地日月軟如綿。
忽然嚼得虛空破,始知鐘呂皆參玄。
吾之少年早留心,必不至此猶塵緣。
且念八百與三千,云鶴相將來翩翩。

題丹晨書院壁

春晝花明日暖,夏天柳暗風涼。
秋桂月中藏影,冬梅雪里飄香。

陳綠云先生之像贊

瞻師之明,寒空片月。
知師之心,紅爐點雪。
聞師之德,冰清玉潔。
見師之跡,霜炎冰熱。
師之一言,斬釘截鐵。
師之一行,殺人見血。
風月情懷,松筠志節。
道法陸沉,玄徒瓦裂。
師領郡檄,雷轟電掣。
冠冕洞宮,興大施設。
輪輿楩楠,陶埏坯甈。
麗以粉奐,飾以藻楶。
不逾年間,滄江貫折。
度五神足,霞裙森列。
方有倫緒,闬閭洽悅。
胡為云鶴,奄歸帝闕。
溪山失翠,猿鳥悽切。
散詞玉祠,柏子一爇。
追慕替絢,使我哽咽。

贈城西謝知堂

蓬萊山上神仙翁,道貌挺挺喬如松。
雙眸炯炯黑於漆,臉邊隱隱如桃紅。
有時仰天笑開口,撮起崑崙歸右手。
忽然虛空跌落地,不覺滿腹藏星斗。
有時驚起老龍號,一口汲盡滄浪波。
打破混沌揣出骨,拈起芥子貯山河。
偃月爐中煮天地,煎煉日魄并月髓。
笑把葫蘆禁鬼神,杖頭挑起山和水。
欒巴噀飯飛成峰,左慈剪艾化為龍。
夏月梅花冬月電,似此伎倆問呂鐘。
撮土為香猶是假,水底麒麟取作酢。
鬼神眼睛突出外,無根樹下騎鐵馬。
工夫到處戲極時,拈弄造化如兒嬉。
大蟲舌上翻筋斗,卻笑金剛學畫眉。
女皇要補西天竅,煉石不得羲皇笑。
秦皇鑿山通四溟,漢帝掣之一長笑。
先生手持沒底籃,出有入無猶不凡。
攜此道術問四海,洞賓今正覓同參。
盞里綿包或聚散,火里游魚水里雁。
黃鶴樓前大醉時,撐眼撮與鐘離看。
水盆攪散五色沙,滿地寫出龍蛇花。
自將一盞逡巡酒,敢向人前化作茶。
笊籬里面一條路,透入青霄云外去。
十字街頭開鋪席,翻手覆手成云雨。
如今天下覓無人,似君道術真入神。
踏遍江湖今幾春,都來一個云水身。

秋日書懷三首

桂花已是上番香,楓葉飄紅柿葉黃。
社日雨多晴較少,秋風晝熱暮差涼。

山中偶成 其一

酒惡頻頻嗅素馨,滿天風雨晚涼生。巖花亂落無一點,谷鳥時聞啼數聲。

萬法歸一歌

金丹大藥妙無窮,一點丹頭內外紅。真汞真鉛才入手,片時伏虎活擒龍。

黃公聘入丁公舍,巽位吹噓九轉功。十月胎圓坎離外,紫云飛出玉爐空。

短褐包巾滿廛市,尋草燒茅烹藥匱。自己三黃及四神,誰知安灶烹爐意。

紙襖麻衣要隱山,餐松飲水守饑寒。日魂月魄空呼吸,到底方知入道難。

黑山山下鬼窟里,背曲頭垂口流水。夢中夢見夢中人,幾時待得硫黃死。

薄福癡人不斷淫,尾閭閉了采他陰。元精搖撼無墻壁,錯認黃泥喚作金。

容成三峰學御女,采精吸血兼服乳。大道本來無陰陽,勞形著相徒自苦。

叩齒吞精咽氣聲,轆轤空動髑髏形。妄將口鼻為玄牝,謾說金精肘后盈。

鼻頭閉息空畫餅,幾人日中逃得影。客風邪氣肚中鳴,安得長靈砂在鼎。

參禪見性契真如,莫道無心便靠虛。悟了不行乾智慧,千崖萬壑涉程途。

多少老儒學周易,豈知太極歸無極。忘形便欲任天真,只恐春歸草無力。

明教專門事滅魔,七時功德便如何。不知清凈光明意,面色痿黃空自磨。

胡氏陽山一果祖,九返莊嚴皆妄語。手執金環運三車,阿誰飛上金天去。

更有持齋四果徒,九曲江頭下鐵符。乳香燒盡難成佛,精血元陽搬運枯。

三千六百旁門術,開頂縮龜習定息。存想丹田煉五芽,吐故納新虛貴力。

禮塔焚香誦藏經,更能拜斗與瞻星。吞符飲水專持咒,恁地如何得道成。

注想按摩八段錦,嘻呵六字拘興寢。若要還精補腦時,除非一盞醍醐飲。

雙眼遙思運頂門,戲言日月照昆崙。那堪又見圓光現,便指天尊與世尊。

眼本無光人妄想,耳本無聲那得響。上有大淵下泓池,妄指中黃忍肚饑。

空按周天行封數,幾能識得真龍虎。若識真龍真虎人,了得向上一條路。

暗把簞瓢服小便,吐吞涎唾作珠圓。鼻頭流出兩條涕,便敢呼為玉箸仙。

說盡存三守一底,九年煉丹思想里。忘卻家珍向外尋,百年做個陰靈鬼。

天門枸杞與黃精,豆杏姜椒白茯苓。未委地仙成也未,皮焦肉腐可憐生。

齋醮關宣歌梵曲,分環破券受科錄。不識天心兩字真,口會三光符水熟。

袖中雷印嚇山精,手把楊枝學隱形。此心本是通神藏,一念差時萬狀生。

此身身外皆隱物,此心心外皆妖術。身里真心心里身,不在中間內外出。

這些金液大還丹,自從元谷至泥丸。抽添七返無多事,草木無心天地閑。

真根真蒂結真酥,真鼎真壇真藥爐。陽日起頭陰日積,分明陽火與陰符。

半畝丹田種金粟,一朵靈芝香馥郁。鐵牛哮吼入綿廚,木馬奔馳跳金屋。

乾坤二八結丹砂,滿鼎溶溶白雪花。提住龜蛇歸兩手,山中玉兔化金鴉。

還丹有訣知音少,汞龍鉛虎憑火候。三千刻內結嬰兒,調和溫養終無漏。

遍體渾如一片瓊,寒蟾光照玉壺冰。頂門夜半雷聲吼,匝地清風神鬼驚。

天上人間真妙訣,誰敢天機私漏泄。須是英雄大丈夫,了然胸中無一物。

一陽才動大丹成,片餉工夫造化靈。祇恐南宮錄姓名,醉騎白鶴朝上清。

茶歌

柳眼偷看梅花飛,百花頭上東風吹。
壑源春到不知時,霹靂一聲驚曉枝。
枝頭未敢展鎗旗,吐玉綴金先獻奇。
雀舌含春不解語,只有曉露晨煙知。
帶露和煙摘歸去,蒸來細搗幾千杵。
捏作月團三百片,火候調勻文與武。
碾邊飛絮捲玉塵,磨下落珠散金縷。
首山黃銅鑄小鐺,活火新泉自烹煮。
蟹眼已沒魚眼浮,垚垚松聲送風雨。
定州紅玉琢花甆,瑞雪滿甌浮白乳。
綠云入口生香風,滿口蘭芷香無窮。
兩腋颼颼毛竅通,洗盡枯腸萬事空。
君不見孟諫議,送茶驚起盧仝睡。
又不見白居易,饋茶喚醒禹錫醉。
陸羽作茶經,曹暉作茶銘。
文天范公對茶笑,紗帽龍頭煎石銚。
素虛見雨如丹砂,點作滿盞菖蒲花。
東坡深得煎水法,酒闌往往覓一呷。
趙州夢里見南泉,愛結焚香瀹茗緣。
吾儕烹茶有滋味,華池神水先調試。
丹田一畝自栽培,金翁姹女採歸來。
天爐地鼎依時節,煉作黃芽烹白雪。
味如甘露勝醍醐,服之頓覺沉疴蘇。
身輕便欲登天衢,不知天上有茶無。

大道歌

烏飛金,兔走玉,
三界一粒粟。山河大地幾年塵,
陰陽顛倒入玄谷。人生石火電光中,
數枚客鵲枝頭宿。桑田滄海春復秋,
乾坤不放坎離休。九天高處風月冷,
神仙肚里無閑愁。世間學仙者,
胸襟變清鴉。丹經未讀望飛升,
指影談空相誑嚇。有時馳騁三寸舌,
或在街頭佯做啞。正中恐有邪,
真里須辨假。若是清虛泠澹人,
身外無物赤灑灑。都來聚氣與凝神,
要煉金丹賺幾人。引賊入家開寶藏,
不知身外更藏身。身外有身身里覓,
沖虛和氣一壺春。生擒六賊手,
活嚼三尸口。三尸六賊本來無,
盡從心里忙中有。玉帝非惟惜詔書,
且要神氣相保守。此神此氣結真精,
喚作純陽周九九。此時方曰圣胎圓,
萬丈崖頭翻筋斗。鉛汞若糞土,
龍虎如雞狗。白金黑錫幾千般,
水銀朱砂相鼓誘。白雪黃芽自無形,
華池神水無泉溜。不解回頭一看子,
沖風冒雨四方走。四方走,
要尋師,尋得邪師指授時,
迷迷相指可憐伊。大道不離方寸地,
工夫細密有行持。非存思,
非舉意,非是身中運精氣。
一關要鎖百關牢,轉身一路真容易。
無心之心無有形,無中養就嬰兒靈。
學仙學到嬰兒處,月在寒潭靜處明。
枯木生花卻外香,海翁時與白鷗盟。
片餉工夫容易做,大丹只是片時成。
執著奇言并怪語,萬千譬喻今如許。
生也由他死由他,只要自家做得主。
空中云,也可縛。
水中月,也可捉。
一氣結成物,氣足分天地。
天地本無心,二氣自然是。
萬物有榮枯,大數有終始。
會得先天本自然,便是性命真根蒂。
道德五千言,陰符三百字。
形神與性命,身心與神氣。
交媾成大寶,即是金丹理。
世人多執著,權將有作歸無作。
猛烈丈夫能領畧,試把此言閑處嚼。
若他往古圣賢人,立教化人俱不錯。
況能驀直逕路行,一條直上三清閣。
三清閣下一團髓,晝夜瑤光光爍爍。
云谷道人仙中人,骨氣秀茂真磊落。
年來多被紅塵縛,六十四年都是錯。
刮開塵垢肯豁開,長嘯一聲歸去來。
神仙伎倆無多子,只是人間一味呆,
忽然也解到蓬萊。武夷散人與君說,
見君真個神仙骨。我今也不煉形神,
或要放顛或放劣。寒時自有丹田火,
饑時只喫瓊湖雪。前年仙師寄書歸,
道我有名在金闕。閑名落世收不回,
而今心行尤其乘。那堪玉帝見憐我,
詔我歸時未肯哉。

姚魏堂

青帝收成功,乃王木芙蓉。
姚魏久燮理,功成盍受封。
向已魁梅花,此當相芍藥。
桃李寂不言,蜂蝶寒無托。

贊歷代天師·第十一代諱通字仲達

閉戶凝神四十年,青鸞赤璽策云軒。
瓊棺數月金軀冷,滿室天香酹一樽。

幽興

一春病酒廢登臨,風攪石楠花滿林。
山色有無煙聚散,溪光動靜鴨浮沉。

夏夜宿水館

松脂明滅已更寒,蛙市無聲萬籟沉。
千里清風孤館夢,一輪明月故人心。
欲眠還醒推籐枕,驟熱仍寒弄楮衾。
搔首起來顧清影,斷煙低鎖荻花林。

孤雁嘆

孤雁聲嚘嚘,憂如司馬牛。
君不見煮豆燃豆萁,斯人者斗米尺布渠豈羞。
知有鹡鴒在原不,知有棠棣之華不。

安仁縣問宿

幕燕翻雷天作云,一聲歸鳥萬林昏。
荒城寂寞無堪酒,燈下搘頤雨打門。

夏夜露坐

披襟岸幘藕花橋,一片哀鴻度碧霄。
新月出來真解事,嫩蟬吟得自無聊。

安分歌

神仙底事君知否,君若知兮求不茍。
先且回頭自揣量,須量瞞心方開口。
神仙有術非不傳,也要儂家有夙緣。
若也人人皆會得,天機容易向人言。
學道學仙須篤志,時然一念無疑意。
如是操心無始終,又道辨金將火試。
你們心地荊棘多,善根才發便成魔。
若能先合神仙意,已分無時也奈何。
心地不明言行惡,做出事來須是錯。
自家無取他無求,思量何似當初莫。
恁地思量本故然,且教自己故心堅。
君看古今得事者,一片靈臺必不然。
未見志人須愿見,逢著人時心百變。
何緣傳授有易難,自是玄門未歷煉。
問你如何不料量,自家窮達任穹蒼。
但且奈心依本分,人言有麝自然香。
玉蟾本是山林客,尋個好心人難得。
于今且趁草鞋壯,臉似桃紅眼正黑。
玉蟾你也好獃頭,何似拂袖歸去休。
有可度人施設處,便還鐘呂逞風流。
無人知,獨自去,白云千里不回顧。
依前守取三腳鐺,且把清風明月煮。

八曲鼓樓巖

萬太高巖聳石樓,云翚煙桷瞰寒流。
幔亭昔聚曾孫宴,石鼓拿歸古渡頭。
91精品福利自产拍在线观看-91麻豆国产福利精品-99精品中文字幕在线aⅴ-9999国产精品欧美久久久久久古典名著网